而其中安徒生是最强大的
2018-12-07 16:09
来源:未知
点击数:           

在当代中国儿童文学的世界里,曹文轩已经成为一个独特而伟大的存在。他以细腻的笔触去描绘儿童成长中所经历的苦难与真情,从他如诗般的纯美小说中,人们可以真真切切地感受到那字里行间所氤盈着的浓郁的悲悯情怀,牵引着人们对真善美的永恒追寻。忧郁而古典的情调、对纯粹美感的执着追求、返璞归真的乡土生活以及诗画般的语言描写……这些都是曹文轩作品所赋予的中国儿童文学所应具有的审美格调与艺术魅力,正如美国儿童有马克吐温、丹麦的孩子伴着安徒生成长,中国人也应书写自己的童年。曹文轩在谈及自己的创作时说过,“我的写作永远建立在三大基石的基础上:道义、审美、悲悯,这是我全部文字大厦的基石。”其以一种极高的文化视野书写儿童文学,在世界日益全球化的今天,曹文轩对我国儿童文学的贡献已不仅仅只是为人们提供了一本有趣的童书,或一种独特的写作手法,其作品所传递的更是一种呼吁人们回归传统与现实的精神。曹文轩凭借其作品中“永恒的古典”与“纯美的现实”,成功地让中国儿童文学走向了世界的中心,让世界各国人民看到了中国儿童文学尊严与辉煌的一面的同时,更为中国儿童文学发展提供了一条切实可行的康庄大道。当然,曹文轩的成功只是一个开始,人们都期待着,其文学精神领导下的中国儿童文学将在未来的日子中获得更好的发展。

“曹文轩的作品读起来很美,书写了关于悲伤与苦痛的童年生活,树立了孩子们面对艰难生活挑战的榜样,能够赢得广泛的儿童读者的喜爱[1]。”当地时间4月4日,曹文轩在意大利博洛尼亚童书展上荣获2016年度国际安徒生奖。中国的儿童文学真的比不上西方吗?事实显然并非如此,作为首位获此殊荣的华人作家,曹文轩用他的作品向世界证明了中国最好的儿童文学就是世界水平的儿童文学[2]。什么作品才算是好的儿童文学?当《哈利波特》系列风靡全球时,数以万计的孩子沉浸在魔法的奇妙与刺激中无法自拔,而《格林童话》的成功也让无数女孩的心底都住进了一个辛德瑞拉。长期以来,许多人认为,相较于西方而言,中国的儿童文学是缺乏想象力的。诚然,儿童的世界里要有想象和美梦,但孩子总有一天会长大,他们终究要学会独自面对现实。而曹文轩的作品之所以能在成千上万富有想象力的童书之中脱颖而出,很大程度上正是归功于其作品所带有的那份“久违的现实主义”。“现实主义只与现实主义精神有关,而与时间远近无关。”这是曹文轩对现实主义的理解。纵观其所创作的童书作品,人们会发现,曹文轩的创作几乎都取材于20世纪五六十年代的乡土生活,反映了当代中国乡村的生活真实与情感真实。在现代文明充斥下的今天,其所呈现给人们的恰恰是一段“中国人独有”的童年。

在阅读安徒生作品的过程中,人们时常能感受到那种贯穿于作品中的浓郁的悲剧色彩。安徒生擅于通过反映现实的方式来表达其温暖的人道主义关怀,在其所创作的168篇童话作品中,被世人所称道的、艺术水平最高的往往是那些悲剧性的作品,如《丑小鸭》、《海的女儿》等。在曹文轩看来,“安徒生对中国儿童文学恩重如山,因为中国儿童文学浩浩荡荡的源头之一是安徒生,中国儿童文学的驱体里流淌着安徒生的血液,这血液一直滋养着中国儿童文学,甚至现当代文学。中国儿童文学有异邦的血统,而其中安徒生是最强大的。事实证明,安徒生的作品依然闪烁着迷人的光芒,人们依然需要安徒生,需要安徒生式的经典[4]。”从这段话中,不难看出,曹文轩本人对安徒生的文学创作是极为推崇的,在曹文轩的作品中,人们很容易便能寻找到安徒生的影子。以《根鸟》为例,故事中单纯的根鸟为了自己的一个梦而踏上了一段“离家出走”的旅程,期间他受到过黄毛、长脚等人的欺骗,也遭遇过鬼谷主人的欺压,但终究在经历了社会的重重磨难后,学会了坚强与勇敢。在这段充满了苦与泪的成长历程中,根鸟明白了“当一个人在内心里拥有了值得珍惜的感情,并能在苦难中找回希望与信念,那么在他心里就存有了无人能比的价值,这些无价之宝,可以净化他的灵魂,并且让他以后的人生之路更加充满阳光与希望[5]。”而安徒生笔下的丑小鸭也同样是在经历了他人的欺辱、嘲讽以及种种残酷的社会现实后,突破了自我,成长蜕变为美丽的天鹅,二者在创作手法上有着异曲同工之妙。此外,曹文轩的作品之所以能在世界儿童文学的评比中取得如此辉煌的成绩,很大程度上也正是得益于其字里行间所流露出的安徒生式的悲悯情怀。命定的悲剧人生与悲剧文学,总能给读者以别样的体验与深邃的思考,悲悯情怀无疑是优良人性之一,而创作儿童文学的目的之一,也正是为了培养儿童的悲悯情怀。不同于其他童书中大团圆式的美满结局,曹文轩的许多作品恰恰是以文本主体的死亡或毁灭作为故事的终结,使读者情不自禁地对文章某个人物产生同情与怜悯的情绪。例如《火印》中小马驹雪儿,即使遭受种种的凌辱与虐待,却始终不肯对日寇屈服,誓死捍卫自己的尊严。可当它好不容易逃回野狐峪时,身上日本军人烙下的火印却成了自己一生的耻辱,雪儿只能无奈地承受那些在炮火中失去亲人的孩子们仇恨的怒火。还有《青铜葵花》中青铜与葵花一起成长,一起生活,无论怎样的贫苦与挫折,他们都共同面对,然而最终仍因命运的无情而被迫分离,也给读者留下了深深的遗憾。这不禁也让人们想到了《海的女儿》中为爱付出一切却只能化作泡沫的小美人鱼以及孤独地冻死在平安夜却无人理会的卖火柴的小女孩

1.浓郁的乡土情结曹文轩认为,“对于一个作家来讲,特别是对于一个愿意进行经典化写作的作家来说,记忆力可能是一种比想象力更宝贵的品质。”从文学作品集《蔷薇谷》到长篇小说《草房子》,纵观曹文轩的作品,人们会发现,曹文轩所从事的文学创作无一不是在与往事“干杯”。曹文轩的作品大多带有一种浓厚的乡土情结,这一点与他本人早年的经历息息相关。无论是细米长大的稻香渡,还是桑桑所在的油麻地,其创作原型都源自于曹文轩的出生地———江苏盐城的农村。曹文轩曾在那里度过自己人生的第一个20年,在他看来,那段岁月尽管穷苦,却是极为愉快而富有意义的,以至于多年后当提及那段往事时,曹老曾发出这样的感叹:“原来过去的一切一切都是那么宝贵,原来那里的每一粒沙尘,每一个场景,每一个人物都是可以进入到文学世界里去的。”2.水—永恒的主题曹文轩的作品中处处可见故乡的景、故乡的人以及故乡的情,当然更少不了那涓涓流淌的故乡之水。“我家住在一条大河上,……”这样的话语不止一次地出现在其文章的开篇。曹文轩的故乡盐城地处苏北,可以说是一个开门见水、处处见水的“鱼米之乡”,尽管后来其由于父亲工作调动的原因而时常搬迁,但家永远傍水而立。其曾在《童年》中写道:“我的灵魂永远不会干燥,因为当我一睁开眼来时,一眼瞧见的就是一片大水。它参与了我之性格,我之脾气,我之人生观,我之美学情调的构造[3]。”对于曹文轩而言,“水”是其小说创作中一个永恒不变的主题。在曹文轩的作品中,水既是进行环境描写时用以渲染气氛的重要元素,更是作为一种隐喻的象征,传达着作者所感悟的人生哲理和对美的追求。以其最畅销的著作《草房子》为例,可以说这本书中的每一个故事都是因水而生的,灵气秀美的纸月生在水边、长在水边,这个女孩如水般柔弱,却又有着水一样的坚韧,而生命如水也正是曹文轩人生观的体现;白雀与蒋一轮因水结缘,他们在水边定情,却最终也水中埋藏了彼此的爱情;秦大奶奶挚爱着她与丈夫的“艾地”,为此不惜与村邻反目,终究却是在水中实现了自己生命的价值

成长作为少年儿童所特有的生命存在状态,一直是儿童文学所热衷表现的母题之一。成长小说起始于18世纪末的德国,这类小说主要讲述了主角自幼年至成年,自天真至成熟的心理历练过程。在阅读这类作品时,读者往往会不自觉地去追随主人公的脚步,共同体会其成长过程中的欢乐与苦痛。而作为我国提出“成长小说”概念的第一人,曹文轩在此方面的创作可谓建树颇丰。以曹文轩的“成长三部曲”为例,无论是《红瓦》的主人公林冰、《草房子》里的桑桑,还是《根鸟》中的主人公根鸟,他们都处在成长的某个阶段,为实现自己生理与心理的突破而经历着重重考验。就《草房子》而言,作品讲述了男孩桑桑刻骨铭心、终身难忘的六年小学生活,六年中桑桑或直接参与,或间接目睹了一系列看似平常却感人至深的故事,借助桑桑的视角,笔者可以切身地感受到书中人物在挫折与苦难中的情感波动与其心境上的变化。成长历程不可能总是一帆风顺的,孩子在成长过程中不可避免要经历挫折与磨难,就好像“总能做成许多孩子想做、但做不成的事情”的杜小康,原本过着富裕优渥的生活,却因一场沉船事故而家道中落,父亲瘫痪在床,连学业也被迫中断。他也曾险些在挫折的打击中迷失自己,用“不免夸张地表现着他的快乐”来维持自己以往高傲的优越感,但他最终还是意识到了“维护自尊的真正途径在于自己诚实的劳动”。在故事的结尾,可以看到此时的杜小康实现了自己从孩童到少年的转变,已成长为一个有担当的小男子汉。

Copyright © 2003-2015 All rights reserved.http://www.zglzfzbd.cn曾道人今晚开奖结果,赛马会综合资料,赛马会内幕出码报版权所有